菜单导航

跨過憂愁的橋隋文靜/韓聰宣告嶄新未來

作者: 入党申请书范文 发布时间: 2022年12月06日 22:47:57

原標題:跨過憂愁的橋 隋文靜�韓聰宣告嶄新未來

  新華社北京4月26日電(記者李嘉)用一曲《憂愁河上的金橋》,隋文靜�韓聰3月底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的花樣滑冰世界錦標賽上為中國雙人滑奪得了闊別7年的金牌,對在過去幾年歷經坎坷的兩人來說,這枚金牌不僅代表著他們跨過了職業生涯的一道坎,更是宣告著嶄新未來。

  “我們希望引領一個時代”——隋文靜�韓聰

  距離平昌冬奧會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隋文靜和韓聰已開始新節目的編排。他們透露,新節目就是沖著冬奧會冠軍的目標編排的,難度很大,但將是兩人這些年最好看的兩套節目。

  這對配對10年的搭檔對花樣滑冰寄予的期望不僅是在奧運會和世錦賽上爭金奪銀,他們還希望給雙人滑這個項目帶來一些改變。

  “我們想把雙人滑做出更高的藝術境界,”韓聰26日坦言,“我想把雙人滑做成和冰舞差不多的感受,以前我看不懂冰舞,看了想睡覺,現在我看冰舞比看男單、女單都要刺激,我覺得他們告訴我的是一個故事。”

  “當然兩個項目畢竟不同,但我想如果我能在雙人滑中使用冰舞的技術,比如,如果我能在連接上減少壓步,在做一個托舉前,我能起到很好的速度,並且流暢地做出托舉,如果能達到那個境界,就好像冰舞和雙人滑融合在一起。”韓聰並不是紙上談兵,他從去年就開始學習現代舞,提高自己的協調能力和肌肉力量。

  他說:“從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教練那個時代(申雪�趙宏博)雙人滑就是這個樣子,2014年索契冬奧會和現在還都是停留在那個階段,但是時代在變,雖然目前規則沒有變,但是我在想怎麼提升這個項目,不能等著其他人變了,我再變,而是我想要引領這個變化。”

  隋文靜和韓聰是申雪�趙宏博、龐清�佟健、張丹�張昊之后中國雙人滑最突出的一對選手,兩人不僅有技術,比賽中也富有表現力和感染力,是平昌冬奧會的奪冠熱門。

  “當時感覺已經從懸崖上跳下去了”——隋文靜

  “我都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走”,回想起去年5月的雙腳手術,隋文靜心有余悸,“我當時擔心自己以后的生活,擔心自己還能不能站起來,好像一下子什麼都失去了”。

  隋文靜和韓聰在2010年世青賽上嶄露頭角,被視為中國雙人滑“三駕馬車”后的第四對世界級雙人滑選手,但兩人的職業生涯並不順利,隋文靜一直飽受傷病困擾,兩人也因而無緣參加2014年索契冬奧會。

  從2015年開始,他們連續兩屆摘得世錦賽銀牌,但積壓的傷病讓隋文靜不得不停下來,接受雙腳腳踝修復手術。

  “當時心裡的煎熬比身體的煎熬苦一萬倍,”隋文靜說,“最痛苦的就是進手術室的那一刻,我自己簽下的同意書,那一刻我心裡說,‘這咋整啊,這就要開始了?’手術中我能聽到電鑽在磨的聲音,我就一直想,鑿啥呢?我還能不能滑冰了?”

  “手術后我一直發燒,在床上一動不動躺了兩三天,當時我覺得人生都要崩潰了。”她說。

  活潑開朗的隋文靜講起自己這段經歷數次停頓,但很快又開起了自己的玩笑:“后來恢復期韓聰哥來醫院看我,說要舉我一下,我的胳膊和他的一樣粗,他舉我的時候一直在抖,還說,‘你咋這麼沉呢’。”

  經過7個月的恢復,隋文靜終於走上了賽場,她和韓聰在今年2月的四大洲錦標賽上演了完美的回歸之舞。自由滑《憂愁河上的金橋》是加拿大的編舞師勞瑞為他們量身打造,講述倆人在那段絕望的日子裡如何相依相伴盼到希望,盼到光明:“當你感到疲憊與卑微,當眼淚在你眼中,我將擦干它們,我就在你身旁。”

  隋文靜說,聽著這個曲子,滑著滑著就哭了,“因為我們不是在表演,而是完完全全在重現自己的故事”。

  “現在我覺得能站在冰面上就很幸福了,”她說,“比起以前,現在的我更加享受比賽,也更加能沉浸在比賽中。而且還有那麼多正能量的人幫助了我,我以后也要變成小太陽,把身邊人照亮。”

  外號“桶總”的隋文靜還調皮地說,她還要感謝她的康復師,尤其是在她動不了時抱著她走動的幾個年輕男孩子,“人生心花怒放啊”,她大笑。

  “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做事”——韓聰

  比起“段子”和“雞湯”張嘴就來的隋文靜,人稱“蔥哥”的韓聰說出一句頗為“老干部”的話——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做事。

  還不到25歲的韓聰明顯比21歲的隋文靜成熟穩重,兩人採訪的畫風有時就是韓聰在認真回答問題,小隋則在一邊充當“表情包”。

美國:四大洲花滑錦標賽
美國:四大洲花滑錦標賽——隋文靜�韓聰雙人滑短節目列第二
2021年05月26日 05:01:36  入党申请书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