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笔墨中,蕴藏着信仰和力量

作者: 入党申请书范文 发布时间: 2022年12月06日 21:42:49

笔墨中,蕴藏着信仰和力量

《百位著名科学家入党志愿书》(上、下2册)科学出版社提供

笔墨中,蕴藏着信仰和力量

从上至下依次为钱学森、严济慈、郑哲敏先生的入党志愿书。科学出版社提供

  “我回国近三年来受到党的教育……使我体会到党的伟大,党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这一目标的伟大,我愿为这一目标奋斗并忠诚于党的事业。”——这是“两弹一星”元勋之一钱学森在入党志愿书中作出的庄严承诺。

  “我虽已年逾古稀,但是我没有迟暮之感。我争取要做一个共产党员,求得光荣的归宿。”——这是物理学家严济慈在入党志愿书中写下的深情话语。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科学院直属机关党委牵头组织编写的《百位著名科学家入党志愿书》,近期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如星火,一点一点燎原 

  “大概在2019年,我们在组织开展‘讲爱国奉献、当时代先锋’主题活动时发现,中科院老一辈科学家里共产党员比例很高。在公众印象中,他们的科学家身份往往为人熟知,党员身份却较少提及。而实际上,这些老科学家往往是在理想和信念支撑下,开创了新中国的科学事业。于是我们产生了一个想法,让当下的科研人员及公众重温一下老科学家们的入党誓词,了解他们的心路历程。”中科院直属机关党委宣传部部长李斌向记者细说《百位著名科学家入党志愿书》的编纂缘起。

  这个想法从一个零星的火花,一点一点变成现实。

  2020年,“老科学家入党志愿书联播”H5产品推出,从99位科学家入党志愿书里摘录出来的语句,在社交媒体上热传。

  随后,科学出版社建议,增加志愿书原件和科学家践行入党誓词的故事,将其扩充为一本书。项目得到了中科院直属机关党委的支持,由直属机关党委和科学出版社组建的编委会,组织院史专家、党史专家和出版专家,分档案征集、故事编撰、审核把关三个小组,开始了历时一年多的编撰出版工作。

  2021年,建党百年之际,这套分上、下两册的书正式与读者见面。

  然而志愿书的搜集过程,却充满了曲折。

  作为个人档案的一部分,科学家们的入党志愿书年代不一,散存于全国各地。由中科院直属机关党委向下属11个分院、100多家科研院所和3所大学发起倡议后,征集来了一部分。

  “但这些还不够。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科学家、各个学科的奠基人,档案要么具有保密要求不能公之于世,要么存放在各地档案馆要协调后才能获取。科学家们的纪念馆,我们也一一打过电话,收获不多。”责任编辑刘英红告诉记者。

  她还记得致函国家档案局之后,去取生物学家童第周入党志愿书复印件时的情景:“毕恭毕敬。双手接过之后,小心翼翼地装进一个文件袋里。”

  至于想尽办法也不能直接获取的志愿书,人物传记、新闻报道等公开出版物就成了内容来源。

  严济慈的入党志愿书,曾于1980年2月9日在《中国青年报》一版刊出。得知这个消息,编辑们立即联系中国青年报社。去取件时,他们发现,除了文字内容之外,志愿书原件还以图片形式刊出,虽然有点儿模糊,但他们觉得如获至宝。

  经多方努力,《百位著名科学家入党志愿书》收录的入党志愿书,覆盖面广泛,既来自竺可桢、严济慈、童第周等新中国各学科领域的奠基人,也来自林同骥、师昌绪、潘厚任等关键技术攻关的领路人;既有钱学森、钱三强、王大珩等彪炳史册的“两弹一星”元勋的笔墨,也有顾震潮、陈星旦、邹世昌等为国防科技事业隐姓埋名的幕后英雄的手书;既有顾知微、张广厚、孙汉董等“隐士”为基础前沿研究甘坐冷板凳的心迹,也展现了龚祖同、黄耀曾、王守武等“战士”祖国“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辗转于不同研究领域的故事。

  “为了发布这些入党志愿书和相关的人物小传,我们要一一征得老先生们和家属的同意。”责任编辑杭玫说。

  让编辑们印象深刻的是,这些老科学家不仅治学严谨,而且品德高尚,不居功与名。书籍出版前,一位上海的老先生甚至和他们据理力争,怎么都不同意单位给他撰写的介绍材料,说他没有“主导”一些研究,一定要改成“参与”,才同意发布。

  如明灯,照亮前行的方向 

  回望二十世纪上半叶,风雨如磐,种种党派与学说林立。